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的习惯不知从何学来的。

你可能觉得我是一个无病呻吟的人,但谁说无病不能吟?

我总是喜欢写一些关于死或生的东西,并不是为了彰显自己拥有多深刻的思想,而是满足我个人的欲望和脑洞。我大部分的思考都奉献给许多哲学家穷极一生探索的命题,如果我的学校有宗教学,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去报这个专业。占星上说像我这样的人一定要学会管理情绪,但也不要压抑在心底,必要的时候,选择一种宗教皈依也挺好。

如果你有接触占星,你大约会通过字里行间猜出我的月亮星座是什么。但也许你对我个人根本毫无兴趣。这不怪你,我本身是个无趣的人。

我不喜欢蜷缩在深夜,但只有狭隘的黑能够给我无上的安全感,由于我防备心太重,我总是不能很好地表露自己的情感,甚至我觉得那会让我丧失自尊。

刚刚建立起来的逻辑体系随着落笔又支离破碎,写到这里脑子又开始乱了。我的内心真丰富,导致我总是无法流畅地表达自己。希望一切都能变好。

评论

© 茶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