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个简单的愿望。

当我死后,我想把自己埋在洁白的花丛间。

好像死人皮肤都会惨白,那么我也不需要做任何打扮就能轻而易举融入那片纯白之中。

至少可以安慰我自己,其实没有那么污浊不堪,我也有享受阳光的权利。

这些年活得越来越不像个人。

《人间失格》里有一句话:只要能避开猛烈的欢喜,亦不会有哀愁袭来。

但是我更愿意把自己沉浸在猛烈的欢喜中,尽力不让自己迎来片刻哀愁,至少和外人说起时,可以让他们觉得我在很努力地融入生活。

评论

© 茶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