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ELS:DCIP]茶温

关键词:古风

社团的月练…这里也存存好了(。


-正文-

伴随着细微声响,棋子于棋盘上某个点落定。

钢铁圣骑士微笑敛眸,“这一局,终是我赢了。”

三月春风拂柳,新芽染绿了整片西湖。人间好景,不过于此。

“你从未输过。”致命追击者表达出对他的肯定,伸手拿起沏满茶的杯,粗鲁地一饮而尽。他是国家里备受尊敬的将军,自然不懂什么茶道礼仪,只认为能入口的便是好茶。所以钢铁圣骑士尽管将这一切收进眼底,仍然面不改色地笑看他。

这湖心亭春夏秋冬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光顾,因而下完一局棋后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谈天论地,皇宫中不可告人的秘密,或是俗世琐事,欢声笑语,似乎能漾起水波。

“虽然很唐突,”追击者注视着对方,缓缓道,“最近国家疆域动乱过大,后天我便要启程赶赴边疆,不知要过多久才能回来。这期间,也请你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……”

氛围霎时陷入漫长的缄默。垂柳谨慎而沉静,雁过长空而无声。

圣骑士清澈的眼眸里须臾涌现难以言喻的哀伤,分别二字如鼓槌沉重击响深远的记忆。



朝代衰败时期他便降临于世,当时将军之子的尊贵身份使他享尽荣光。然而这种光芒环抱身上没多久便迎来父亲战死沙场的消息,同时国家因最后一道防御被击破而彻底沦陷。

烽火狼烟,血染芳草,横尸遍野。

钢铁圣骑士第一次知晓生离死别这个成语的含义。

十岁的自己拖着羸弱的身躯在火光充斥的皇宫中东逃西窜,直至烟雾为双眼遮上一层朦胧看不清前方的路,他才知道自己离死亡不远了。

他失望地倒在还未被大火侵蚀的墙边,嗅着逐渐逼近的烧灼味,静悄悄地在心里对父母说声“等我”。



只是圣骑士从未想过还有睁眼的机会,也未曾想过自己会身处敌军的地盘。

映入眼帘的第一个身影即是致命追击者,而那时对方不过是百万士兵中的一个,年轻且充满志气。

“你是谁?”他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致命追击者。”他不温不火地回答。

三言两语,字字透着疏离。

后来的日子皆由追击者照顾,圣骑士有思考过两个人非亲非故他为何会对自己这般好,这个问题直到新的朝代诞生、追击者成为最高地位的将军也无法获得答案。

也是某一年的三月,春风悠然,阳光微醺。西湖亭中两人闲坐静观云卷云舒,追击者忽然问他,“你会想杀我吗?”

圣骑士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,“我不想再伤害任何人,即使他们曾经伤害过我……如今我至亲之人都已逝去,乱世之中,独善其身便好。而且,”他顿了顿,话语放轻,仿佛有许多温柔正要从心中溢出,“我好像有点喜欢这样闲适的日子。”



所遇到的任何美好时光,都是与你有关。

钢铁圣骑士握起茶杯轻抿那份浅淡温存,“我等你。”

倏然风起,不知从何处吹来许多落花,其中一朵乳白的花浸入橘黄液体里,刹那间光景交错,缭乱得欲要询问来往的过客今夕是何年。

那一句我等你之后,又是过了多久?

茶依旧是两杯,然而无人再将其饮尽,唯独剩那苟延残喘的冰凉;棋盘覆上厚重的灰,仍保存着当时两人下的最后一局;西湖的水也净如他的眸,一切都没变,只待离人归。

杨柳枯去,严寒袭来,十二月细雪纷飞,梅花绽放得极为凄艳。

点上浓墨,挥毫题下:“寤寐思君不见君,但愿人长久。”



FIN.


评论(2)
热度(6)

© 茶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