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庭


cp:冰火组/百合组

—正文—

flame只在那种颜色里看到了悲哀。这个世界的悲哀。由那种颜色无尽扩散。最后笼罩了所有。
 多么的寂寞,多么的荒凉。
 而那种颜色,名为灰。

墓园地如其名,四处没有杂草与野花,灰色的巨石松松散散在悬崖边设置了一道天然石障。
 大战时期牺牲的人们就被埋葬在这里,虽然竖着密密麻麻的墓碑,但flame知道,这下面不过是乱葬岗。谁的名字对着谁的白骨,他也不知道。

他踏上熟悉的小路,到其中一个墓碑前下跪。拂去布满刻痕的灰尘,清晰的名字进入他内心掀起一段刻骨的回忆。

「sherbet」

flame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,两个种族间的最后一场对峙。站在彼此面前,他持剑相对,他苦笑迎接。
 没有汗水挥洒战场,只有痛苦的血液在泥土根深蒂固。那一天,flame的黑色披风,染上了比它更深的一种颜色。
 也是那一天,这个世界不会再出现黑与白这两种极端。

flame采来了灰色的花束祭在他墓碑前,起身,一个矮小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 女孩有着和那个人一样的金色头发,只是那双眸子装满了淡漠。她似乎承受着许多同龄人没有的孤独。到底要经历过多少,才能换来这样的深刻?
flame小小的震撼了一下。

「你的名字是……?」

女孩没有回应。她静静地看着flame所对着的那个墓碑。

「啊……sherbet的话,我是有认识的哦。他是,我的好朋友。」

女孩严厉地注视他:「你杀了他。」

她的眼睛仿佛有着看穿一切的能力,这使flame很不自然。

「是的,我对不起他。」他仍然对女孩坦诚。

「为什么?」

「这个,还真是解释不清楚呢。」

气氛瞬间下降到冰冷。flame想,他们有时候真的像生生世世都有仇恨的冤家。

女孩不发话了,但她的眼睛仍然在flame身上,越来越深的敌意仿佛领地被侵略的野兽,随时都准备爆发。

「你是sherbet的什么人呢……?」

「家人。」

「……只有他一个家人吗?」

点头以示默认。

「那么你,和我回家吧。」

女孩惊讶地看着flame。

「我想补偿他。而且……我也有一个跟你一样小的家人。」

「你们或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。」

—多年以后—

「froze,froze~」yosafire一蹦一跳地扑到正在阅读的面瘫女生。即使她的分贝不算太大但仍然给附近看书的人带来打扰。

「这里是图书馆给我安静一点。」froze小声凑在她耳边说,「还有,你妨碍我看书了。」

「froze酱不管你在做作业也好,你都一定要听我说哦!」yosafire的眼睛发的极亮。

身边的人显然是没有兴趣,「说吧。」埋过头继续看书。

得到批准后某人激动得鸡飞狗跳,「我在我祖先的遗物中发现了一本日记噢!里面写满了我的祖先和你的祖先的那些事!并且,祖先还在最后一篇日记中——写了,我爱你!」

「事实证明我们注定会是情侣了耶!还说我们从祖先那一代起就已经关系超好了,嗯,就跟etihw桑和大叔的关系一样好!」

……肯定又是从哪找到的故事书加以自我代入,如此肯定的froze任她自作精彩阐述。

然而一个人欣喜万分的yosafire也并没有得到好报,在分贝进入图书管理员的耳中时,她被残忍地丢出了图书馆外——

「在图书馆大声喧哗是不对的哟moge!」

—FIN—

评论(2)
热度(19)

© 茶半 | Powered by LOFTER